說起老師這個身分,大文學家韓愈給予的定義是:「師者,所以傳道、授業、解惑也!」


    身為人師的三大使命,有其層次深淺,也可以說:


    有問必答,解決學生的疑惑,卻落入被動位置,是下等老師所為;


    教導知識,與人以規矩,而不能與人以巧,教學太過匠氣,是中等老師所為;


    至於懂得因材施教,觀機逗教,開啟學生心眼,才是上上之師。


    忝為一位老師,我不只看到一張張純真可愛的臉龐,也感受到他們身上的氣質差異,它混合了天賦稟氣和後天的家庭影響。


    當學生開始動筆寫作,身上散發的氣質比文字本身更令人驚惑。


    在作文課描寫生活中的常見動作,有人以「刷牙」為題目──


    「把牙膏擠在刷毛上,它就像一道……」我問。


    「像一道凝固的波浪!」她答。


    「喔,你們家用的是海鹽牙膏!如果用的是那種三合一口味的彩色牙膏呢?」


    「那就是一道微笑的彩虹!」


    諸如此類,屬於聰敏靈巧的特質,教學要點到為止,引導或介入太多,反而足以害之。


    有人以「吃冰」為題目──


    當他用力搔抓頭髮,表情痛苦時,我在白板寫下關鍵字,有「冰山」、「碎鑽」和「映射」等。


    他思索一下,開始下筆了。「當製冰機運轉起來,一座小小冰山就形成了,在陽光照射下,就像碎鑽般映射出耀眼的七彩光芒。」


    此一類型,心思細膩卻過於戒慎,通常來自嚴謹的雙親教育,他不能無中生有,害怕空手行舟,但只要給他一根槓桿,就能撐起全世界。


    有人無法決定題目,我指定一個題目「走路」──


    他兩眼發直,放棄任何努力。我拋出第一塊磚:


   「我抬起腳來……


   「然後呢?」沒有引出預期中的玉石。


   「我抬起腳來,腳掌踩在柔軟的草地上……」第二塊磚。


   「然後呢?」


    「我抬起腳來,腳掌踩在柔軟的草地上,小草彎著身體輕輕托著我的……」第三塊磚。


    「那怎麼可能?人類那麼重,早就把它踩扁了!」


    這種稟賦氣質,剛中帶濁,多半習慣了物質滿足,阻塞感性經絡,需要老師更多時間的探索,找出他的心靈開關。


    據說古代的煉金士,把雲母、石英、硫磺、水銀等粗鄙不堪的礦石,熔於一爐,再加進一種神祕的觸媒,頓時就能點石化金,化腐朽為神奇!


    如果教育是一種煉金術,老師則是最重要的點化劑,他必須投身烈爐,徹底消融自我,只為催發每個學生心中的黃金特質。


 


 


我的悄悄話:


    教育不能停在問題解答、技術傳授的層面,還必須單提直上,從思想見解的層面下手。不揣淺陋,就作文教學而言,解決學生文字表達的困難,甚至培養高超的寫作技術,都只是附加價值,只有開啟學生高遠的生命觀,才能自謂有點化之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母書院 的頭像
天母書院

天母書院──寫作、創意、品格

天母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