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課時間到了,一個六年級孩子仍然坐在讀書區,專心看著他的武俠小說,並毅然拒絕進教室。他憤怒的說:「我不打算上作文課,我媽說只是來這裡看看而已,我最氣她騙我了!」


    我馬上意會過來,想起那位媽媽離開前所說的話:「老師,接下來就麻煩您了,請讓他進教室上課!」原來是話中有話呀!


    孩子已經這麼大了,沒有事先溝通就帶來上課,而且是用哄的。對老師而言,可真是一件棘手的任務。


    我問:「真的不想寫作文?」


    他答:「當然!」態度果決,理直氣壯。


    我又問:「你這麼愛看書,何不試著動筆寫看看?」


    他又答:「這是兩回事!」思路明快,邏輯正確。


    「反正這堂課是肯定不上了?」


    「沒錯!」他又埋首書中的江湖恩怨。我湊近瞄了一眼:啊!段譽意外施展出大理國絕學「六脈神劍」,傷了吐蕃國高僧鳩摩智。


    「段譽身上擁有祖傳的『六脈神劍』,加上在無量山學到的『凌波微步』,真是絕妙搭配!可惜這種安排太公式化了。」我冷哼一聲。


    他抬起頭,看著我說:「為什麼?」


    我攤著手說:「你想一想,『六脈神劍』是主攻的,『凌波微步』是主守的,這一攻一守的絕技,同時放在男主角身上,是為了增加劇情張力……


    「所以呢?」


    「所以這個公式,在『鹿鼎記』裡面又用了一次。當滿清第一勇士鰲拜死後,韋小寶抄他的家,拿走了什麼?」


    「拿走一把削鐵如泥的小匕首,還有一件刀槍不入的天蠶寶甲……!又是有攻有守的安排……


    「這樣男主角既可以伸張正義,又可以全身而退,後面才有戲嘛。」我口沫橫飛,他搗頭如蒜。


    我看看手表,時間也差不多了,就對這個書不離手的小子說:「這樣好了!你把『我為什麼不用學作文』的原因寫出來,要是內容可以說服我,我就負責說服你媽,讓你不用來上課!」


    「成交。」他取過稿紙,找了個空位開始動筆。


    上完課後,我走出教室,他立刻遞給我一篇洋洋灑灑的六百字作文。哈哈!寫得還真不錯。


    等他媽媽回來接孩子,我將發生情況加以轉告,並請她先和孩子討論要不要繼續上課。


    過了一星期,這個孩子居然準時出現在課堂上,帶著狡黠的笑容盯著我,如此三年多來,未曾間斷過。聽說他在國中三年裡都沒有補過習,全校排名卻在第一、二名之間,最近剛考完基測,成績也相當優秀呢!


    他只上了作文課。


 


    我的悄悄話:


    這位學生在課堂上問我:「老師,如果不能『流芳百世』,你會選擇『遺臭萬年』嗎?」


    「不會。那你呢?」


    「我會!」


    「可是我認為,以你的天賦才智,要做到『流芳百世』並不困難,因此不需要考慮『遺臭萬年』吧!」


    他略有所思。


    太太說,我每次提到這個學生就會眉開眼笑。得英才而教之,不就是人生一大樂事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母書院 的頭像
天母書院

天母書院──寫作、創意、品格

天母書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